早祷记——灵修社区
新闻详情

浅析《哥林多前书》中的十字架的智慧

94
发表时间:2021-10-09 00:09

       浅析《哥林多前书》中的十字架的智慧

     经文:哥林多前书一18-25

在大多数人们的观念之中,认为“十字架”是羞辱的、软弱的、愚昧的记号。正如经上所说“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神的大能。”按圣经的教训,我们应当怎样的正确认识和理解十字架的智慧。

一、 十字架是人以为愚拙的道理(1:21)

这里清楚的告诉我们“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神的大能。”可见人犯罪堕落以后,在人的里面没有良善,连一个义人也没有。人都是自己以为有智慧,而不认识神。上帝要把世人当作是愚拙的道理用来拯救一切相信的人。犹太人追求神迹,希腊人追求智慧,基督徒却传扬这位钉十字架的基督—一个不被多数人所接纳的信仰。“愚拙”是愚笨的意思。他们的不信正显出他们的愚笨。“绊脚石”指“陷阱”或“网罗”。因为犹太人期待的是一位政治性的弥赛亚,能带领他们争战得胜的;所以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替死,是他们无法接受的,这就把犹太人陷在网罗里,他们不期望一个被定罪与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基督。耶稣基督他来到人间,好像很软弱,却比任何的刚强更刚强;好像愚昧,却比任何的智慧更智慧。所以上帝用人认为愚昧的来拯救人,用人认为软弱的来显出他的智慧。因为“上帝的愚拙总比人智慧;上帝的软弱总比人强壮”(林前一25)当这位创造者来到受造的形体里面,这是一个位格在历史中间的显现。而这个位格,不懂的人把他当做是羞辱的、是愚昧的、是软弱的、是无知的;而懂的人看见了,在他的软弱背后有无穷的能力,在他所谓的愚拙背后有无穷的智慧,在他有限的背后有那无穷的无限。一个能够真正透过这个有限看到真正的永恒的无限的人,才是一个真正认识神,一个真正有信仰的人。

二、十字架不迎合人的口味

“十字架”虽是多人所不能接受的,但“十字架“仍然不迎合人的口味。这里让我们明白一个信仰的原则:真正的十字架真理一定是以神为中心。而那些试图毁坏真理的人,他们所传的是另一个福音(假福音),这个别的福音不是真正的福音,它是欺哄人的,是以人为中心,专为讨好人,迎合人的口味。这也给我们曾现出两种宗教、两种教会、两种福音。一个真正的宗教是神主动启示的宗教。所以一个真正的教会是以神居首位、让神坐宝座,听神的吩咐和命令的教会。一个真正的福音也一定是建立在神所启示,人虽然很难理解,也不能不以信心去接受神启示中所传出来的信心的福音。而假的宗教是人产生出来的,建立在人自己的功劳上面,以人自己以为合理的思想,建立一套一般人所能接受的信仰体系。这是人本与神本之间的不同。可见十字架不迎合人的口味。

三、 耶稣基督的十字架

对于上帝所拣选的百姓而言“十字架是上帝的大能和智慧。因为耶稣基督的十字架,以及从救赎所产生出来的能力。这些牵涉到整个基督教侍奉、行为、生活、见证的每一个层次。也是我们信仰的中心。

十字架应当是我们得救的源头,基督在十字架上的顺服以至于死,在十字架上因为顺服上帝为人拯救所定的旨意,这一个顺从就成为凡一切顺从他的人,永远得救的根源。圣经清楚的记载,十字架应该成为我们整个生命中能够得胜的秘诀。可以仗着十字架夸胜,不是靠着自己的肉体,不是靠着我们生活中的经验,我们不是靠着势力,不是靠着才能,乃是仗着基督的十字架,掳掠了仇敌,向仇敌夸胜。所以十字架不单是得救的一个起点,十字架应当是继续不断的得胜,不停止永恒的动力。所以十字架使人得救、、十字架使人成圣。十字架使人得生命,十字架也使人得着真正顺服主属天得胜的生活,是得救的源头。

1、十字架是教会真正复兴的钥匙。在十字架上神看见他自己怎样把他心,剖开给世人看,同时在那里,神看见每一个人,不得不把他的心向神剖开,你看见每一种不同的人,他的心不得不向神剖开的时候,咒诅的最高峰在十字架,谦卑的最高峰在十字架,奉献的最高峰在十字架,爱上帝的心的最高峰在十字架。所以十字架是复兴的一把钥匙。

四、神的软弱

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一章就说到,犹太人是求神迹,希利尼人是求智慧,我们却传钉十字架的基督。在这里我们看见,神最高的智慧居然隐藏在人以为愚昧的里面,神最大的荣耀隐藏在人认为最羞辱的场面中;神最大的能力与权柄,竟然隐藏在最没有权柄的、没有反抗的十字架,处在这样赤身露体被挂在十字架上,而毫无自卫的这种卑微、让人看不起的地步。基督被挂在十字架上是人间最大、最羞辱、最不荣耀的一件神迹,而犹太人把这种羞辱放在外邦人的身上,绝对不能放在犹太公民的身上,因为他们把人间做了一个不同等级的划分:犹太人是优越的公民,罗马人的公民。所以不可用这样的羞辱加在他们身上。所以,神的儿子就这样在人的政权之中全没有得胜,在人的荣耀之中完全没有份,在人权柄智慧中间被人轻看、被人定死、就在这里却隐藏了神救赎的奥秘。

综上所述,十字架的道理不能凭世俗的知识来认识。那是神的智慧,没有人可以自夸。因为唯有十字架的道理使人得救,因此成为神的大能。这也正如经上所说“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神的软弱在蒙召之人的身上却是神的大能”这正是十字架的智慧所在。

在拣选的问题上,神是否公平?

经文:罗马书九章6-18

我们观念之中常常将“公平”理解为人所认为的平等、一致。而圣经中的公平观与柏拉图的公平观是不一样的。“因为神的恩典不在公义的范围里,恩典实在赦罪的范围里,而公义是在定罪的范围里。”难道上帝是一位不公平的上帝吗?在拣选的问题上他是否公平呢?按圣经的教导我们又应该怎样正确理解上帝在拣选问题上的公平呢?

一、 拣选是根据上帝的主权

罗马书九章6节,经上这样说:“这不是说神的话落了空,因为从以色列生的,不都是以色列人;”这里给我们看见为什么神的话不是落了空呢?(或倒下来了)因为从肉身生的不都是以色列人。这里表明神赐福给他们,他们却因为不信而丧失了祝福。所以,以色列失败是因为他自己的过失,失败的并非神的话。若单按那些凭肉身作以色列人的来说,他们既未得救,仿佛神的应许是落空了,但他们并非真以色列人,因为,以色列从来都有两个。一个是以色列雅各血统上的后裔,另一个是他属灵的后代。神的应许是针对后者而发的,他们也承受了这些应许。神虽然建立永生之约并呼召以色列人归向自己,但他用了特别拣选的方式呼召他们中的一些人,就证明他不是以同等的恩典有效的拣选全部的以色列人。(罗9:13使徒已经在本书前面提出过这个分别。外面做犹太人的有肉身上的割礼,里面作犹太人的,则受了圣灵在心中所行的割礼﹙罗二28-29

在神的拣选方面,使徒保罗又以亚伯拉罕和以撒为例,作为他论点的实例和证明。继续论述肉身的子孙与承受应许的子孙的区别。以色列人的祖宗亚伯拉罕,曾从夏甲生了以实玛利,以为是他的后裔,神的应许可以成就了,但神却对他说:“不然,只有撒拉生的才是”从这里我们可见这真理早已隐藏在亚伯拉罕所生的以撒和以实玛利的身上了。惟有以撒是神凭应许赐给亚伯拉罕的,只有他才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才是亚伯拉罕的真子孙。圣经说:“这等人不是从血气生的,不是从情欲生的,也不是从人意生的,乃是从神生的。”以实玛利是凭肉体是以色列人,他们不是真以色列人。

保罗转而从亚伯拉罕的例证,转到以撒和他的两个儿子,以扫和雅各。又进一步更加清晰的给我们显明上帝的拣选,和两个孩子本身的资格全无关,“因为善恶还没有显明,为要显明上帝拣选人的旨意,不在乎人的行为,乃在乎召人的主”。反对这个真理的人说:这并不能说神拣选人就不是按照他们的行为与功德(因神预知他们将来要行的善,所以也就配得神的恩惠);但是这样的说法完全不是保罗的意思,也完全不合乎神学的主要原则;基督徒都应当知道这个原则,就是在人败坏的本性之中,神找不到有任何可取之处,如以扫与雅各,因此我们不能说是为了人的善行或功德才能邀取神的恩惠。 是神的决定在先,是他按自己意旨所喜悦的,预定他所拣选的人。基督徒都应当知道这个原则,就是在人败坏的本性之中,神找不到有任何可取之处,如以扫与雅各,因此我们不能说是为了人的善行或功德才能邀取神的恩惠。当保罗说到他们的善恶还没有行出来,保罗的意思乃是说:他们两人都是亚当的后裔,在本性上看来都是罪人,因此在他们里面都没有一点的义。因此,上帝是一位有主权的上帝,他的决定不受任何人、事、物限制,全凭他至高无上的主权。正如经上所说:“我愿意恩待谁就恩待谁,愿意怜悯谁就怜悯谁。”

二、人“蒙拣选或是被弃绝”是否显明上帝的不公平

根据罗马书的记载,人的蒙恩完全出于上帝白白恩典,和人的行为无关。人能够蒙拣选是那主动的神、拣选的神、预定的神,再施行救恩的时候,就有着各样的智慧,使人在那个时候打开耳朵,接受上帝的救恩。那么,神为什么拣选我们,并没有说明,但却告诉我们被拣选了以后会成为圣洁。拣选的原因没有提,拣选的结果却提了,就是蒙拣选使我们成为圣洁,这里就表明不是我们有什么特长、有什么好处值得上帝拣选,而是拣选以后是他荣耀的恩典得着称赞。

那么,由此让我们看到,神预定一些人得救,这些人本是不配蒙恩的,然而却蒙了神特殊的恩典。有人会问?神判定一些人灭亡,是否上上帝不公义,他们是应当灭亡的吗?这是为什么?因为这些人得救不是因为他的功劳得救;而这些人灭亡是因为他的罪灭亡;是他的罪把他带到灭亡的地步,按着定义,人因自己的罪本该是沉沦灭亡的,而一些人能够蒙恩获救,起死回生这是因为上帝的怜悯和爱。这是一件合理且公义的事情。罪人蒙恩是不配的,是因着上帝的主权,上帝的恩典。为什么上帝要把恩典给一些的人,我们不知道,我们只能说这是他的主权和智慧。圣经明确的教导,神根据他永恒不改变的计划拣选了他预定赏赐救恩的人,以及遗弃他预定灭亡的人。我们深信对神的选民而言,这计划是根据他白白的怜悯,而不是人的价值。

自从始主亚当犯罪以后,罪由一人入了世界,人被罪所玷污,所以没有良善,并长发出罪恶的声音和行动。所以,人才会说:上帝,我不得救和我自己无关,是你没有拣选我,你的责任,这个对神的侮辱和责怪,只能证明这人当受更重的审判。圣经告诉我们,神凭着他的公义审判那些犯罪而应灭亡的人,神凭他的慈爱拯救那些他所拣选而不配拥有的人,救赎就临到这些人的身上。因此,神有权柄给人机会,也有权柄拒绝给人机会。因万物都是他的仆役。经上说“这样,我们可说什么呢?至于神因何决定某些人而遗弃另一些人,保罗指出,这是神的主权,我们无权责问他。(罗九19-24) 难道神有什么不公平吗?断乎没有。因他对摩西说:要怜悯谁,就怜悯谁,我要恩待谁,就恩待谁。”(罗马书九14-15),“这样”,表示以下所论根据上文。这就更加清晰的向我们显明一个真理,善恶还没有作出,神的拣选早已经临到了。我们根本没有资格质问神,因为这不在公平的范围里,而是神根据自己意旨作的问题。正如:你有两辆车,但你经常开的只有其中你喜欢的那辆,这是物主的权利。神就是有绝对权柄行他所喜悦的事。人无权干预神的事儿,因他是造物主,我们是受造物。

三、人蒙拣选,有本分当尽,应与神同工努力的传扬福音。

如上所述,人蒙拣选出于上帝的主权和他的权柄,那么,是不是蒙拣选的人就可说大工告成,等着坐花轿上天堂呢?罪人的思想是常将上帝的道颠倒过来,人通常会认为反正上帝已经预定了谁得救,那么我传也没用了。所以我就不传了,这是罪人的思想。而圣经的真理正好与罪人的常理相反,如果上帝没有拣选,我们怎么传也没有用,也没人信。如果上帝预定,那我一传就有人信,再传还会有人信,所以上帝预定有人得救,我们传一定有效果,所以我要与神同工努力的传福音,这是按照圣经原则应有的心态。

我们不应有懒惰的思想,为自己的懒惰找借口。应当知道蒙恩的生命不应该再为自己活着,乃应该为这位替我们死而复活的主活着。神把这白白的厚恩单单的赐给了你我,我们就应当为着这恩典,尽上自己的责任,当知道恩典越多,我们的责任就应当越重。所以,当一个人领受神的恩典时,立时应当想到多给谁就向谁多要。我一定要照着神给我的恩赐尽量去作,发挥恩赐的功用,回应上帝在我们身上的恩典。

那些人偷懒或不作工,并佯称为让神的恩惠自由运行,这样的人也当被定罪。我们的努力虽不能成就什么,但因神感动了我们,因此我们的努力也是会有果效的。我们这样说,乃是要叫我们不会在圣灵将火灌输到我们心中时,因我们的任性与懒惰而将之窒息,却能知道我们所有的一切都是从祂而来。因此在我们全心全意地以恐惧战兢的心来寻求救恩时,当学习求告神,并盼望万事都有神的安排,并晓得一切都是由祂而来所以我们今天能来到上帝的面前,称他为阿爸父,这不是我们的功劳和善行,都是出于他的怜悯。我们不要以为神挑选被拣选的人,是因他们配得什么,或是因他们在某方面赢得了神的心,或甚至因为他们有一点点配得神恩典的地方。保罗又加上不在乎人的行为,乃在乎召人的主更是显出不靠人的行为,单是由于神的选召。保罗在此认为行为完全没有考虑的余地。我们蒙选的恒久性只在神的旨意里面才能全部了解。人的功劳在此没有一点价值,因为功德的效果仍然是死亡。在此也完全不理人是否配得,因为本没有一个配得的人;我们所见的只有神的恩慈就连法老被兴起,是神的许可,因神要在他身上彰显神的权能。让我们看见神掌管万有,神的权柄在人的政权之上。他在人的国中掌权。可见,法老的心刚硬,也是出于神。是神任凭的结果。“倘若神药显明他的忿怒,彰显他的权能,就多多忍耐宽容那可怒预备遭毁灭的器皿。”

综上所述,神拣选一部分人得救,弃掉一部分人,好像是违反了正义的基本原则。其实不然,因为,按照正义而论,每一个罪人都应该沉沦、灭亡。但神拯救罪人是因他的怜悯,并非根据他的正义。在得救的这件事上,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乃在乎发怜悯的神。由此,我们就知道神按照自己的主权做出抉择,有什么不公平吗?他向摩西强调自己的怜悯,向法老则强调自己审判的全能。然而不向配的人施怜悯,和使自己刚硬其心的人刚硬,却绝无不公之处。我们所信的“神以公平和公义为他宝座的根基”,因为他说有就有,命立就立。


参考书目:

1. 唐崇荣著《基督论》,青海省新闻出版局,1992年。

2. 【英】约翰.斯托得,《罗马书》,中国基督教两会出版,2004年。

3. 任以撒著,《系统神学》,基督教改革宗出版社,2011年。

4. 【法】约翰.加尔文著,钱曜诚译,《基督教要义》中册,加尔文出版社,2007年。

5. 【法】约翰.加尔文著,《罗马书注释》,北京:华夏出版社,2011年。

     阿奎那的救恩观

阿奎那的救恩观是什么呢?即使他的哲学神学似乎非常专门化,并且有时候甚至是思辩的,但阿奎那的最终目标在于保护和提倡救恩。在这个领域里,阿奎那完全超越自然与恩典的区分。若没有神的超自然恩典,我们就不可能得到与经历救恩,它就是“神引领我们与他联合的行动。”恩典所作的这种更新变化,与东正教把救恩视为圣化(神化) 的观念很类似。对于阿奎那,恩典“是神在人类里面的一个工作, 提升他们超越人性,到一个地步, 使他们变成分享神性的人。”关于阿奎那这种在救恩中恩典更新的观念,有两件事情是绝对需要记住的。首先,他认为,救恩并不毁灭自然, 而是提升与实现它。根据阿奎那的看法,人性并不是人类在原始乐园的堕落中失掉的。可以说,人性可能是受到破坏的善,但是尽管具有原罪,神的基本形象 (就是理性),仍然完好无损。堕落所摧毁的是 “原初的公义” 并不是神的形象。因此,救恩的恩典, 透过浸礼、信仰、圣礼和爱心的服务工作,会提升人性,但是不会改变或恢复它。恩典完全是恢复人类失落的与神的正确关系。恩典借着授予信、望、 爱等神学上的美德, 来达到这个目的, 最后把人类带到神在天上的异象中。

关于阿奎那之救恩的恩典观, 需要记住的第二件事是,它绝对是不能强迫的。救恩是神所赐的纯礼物,因此是无法赚到的,神永远不会变成人类的债务人。对于阿奎那,正如对于奥古斯丁,连信心也是神恩典的礼物。并且,也像奥古斯丁一样,阿奎那把信心视为忠心,并非只是一个要完全信靠神的决定,而是顺服地把一生都奉献给神。这种 “习惯” 是神的一个礼物,透过圣礼注入到人的里面。并无善行可以养成这种习惯,惟有神才能够产生。这个透过恩典施行的救恩过程,就是称义与成圣两者。称义强调救恩的法律面,得救的人因此与神具有正确的关系。成圣是另一方面,基督教神学思想史代表救恩过程的内在层面, 使这个人真正地越变越虔诚。对于阿奎那, 这两方面是无法分割的。它们完全是描述同一个恩典过程的两种方法, 使一个人的生命更新变化,朝着最终的目标— 在天上见到神— 迈进。新教对于阿奎那神学最常见的误解之一,就是认为,他教导靠行为得到救恩, 或靠行为称义的方法。在某一个方面来说,这个看法是正确的,但是另一方面,又是不正确的。阿奎那确实相信,参加浸礼、圣餐和补赎礼等圣礼,乃是不断称义与成圣的过程所不可或缺的行为。并且,他相信,一个人必须使用自由意志以及尽到一些努力,才使用这些恩典的方法。那么,从外表上看来,他似乎相信,善行能够产生救恩。然而,从阿奎那的内在思想来看,阿奎那在比较深的层次上,显然否认任何人类的努力或表现,能够使救恩临到或保留在一个人的生命中。分析到最后,人类的决定和努力,乃是神的工作。对于阿奎那:称义绝对不是 “行为” 的结果。他绝对不认为,我们可以借着义行面对神,使他不得不把救恩作为奖赏,报答我们。他认为,我们得以称义,是出于神绝对的慷慨厚恩。对他而言,我们的悔改,以及我们接下来表现的行为“善行”,乃神永恒的爱在历史上的投射所促成并托住的良善,他并没有不得不这样作的重要原因。认识阿奎那救恩观所需要的神学背景,乃是他对于神照管的整体看法,包括预定论在内。在这些教义上,阿奎那紧跟着奥古斯丁亦步亦趋,但同时也增加了他自己的特有色彩。关于神圣照管,阿奎那断然主张, 神事先命定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并且他绝对是除邪恶之外一切的终极原因;邪恶只是缺乏良善。但是,阿奎那在奥古斯丁的思想上,增加了这个观念:神也透过次要的媒介, 在自然界与历史中作工。也就是说,虽然神是万物存在的主要原因,他也使用受造物来产生许多个别事件。并非所发生的万事万物,都是直接由神所造成的,阿奎那:天主教神学的典范然而现实中的万物,都是在神的整体计划、目的、知识和控制之下,自由意志的选择,可以为阿奎那次要媒介的见解,提供一个良好的例证。人类会采取行动,并且在行动中,他们真的会造成某些事情发生,而若没有这些行动,这些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即使对于阿奎那,这确实有点道理,但是有一个比这更大的真理是,如果神没有事先命定,并且使一连串因果关系次第发生,最终使他们一定祷告、悔改、行善或赞美他的话,他们是不会选择或做出目前他们已经做出来的事:因此,神是第一因,是推动自然与自愿的原因。正如他推动自然的原因,并没有妨碍他们的动作仍属自然,他推动自愿的原因,也没有剥夺他们行为的自愿性。相反的,它是他们里面这些事情的起因,因为他按照每件事物的本性,进行操作。在自然界和历史中,神通常是透过 “自然” 这个次要媒介来作工;在救赎上,神则是透过 “超自然” 这个次要媒介来作工。救恩的恩典必须进入并且提升自然,而不是破坏自然。理性也是人类天然装备的一部分,能够引领人知道神存在,并寻找他。甚至,这也是神的照管工作之一。然而,为使人类得到救恩, 神需要采取一个特别的恩典作为,超越唯理性, 而不是与理性矛盾。如果,这在一个人的生命上发生,惟一可能的原因,就是神在万古之前就命定了。神的所有决定和行为,都是没有时间性的,所以我们若说,神在时间中,根据某种方法任意拣选某一个人得救,乃是很荒谬的说法。相反的,神在永恒里,用至高无上的权柄,拣选某些人得救, 并且赐给他们更新变化所需要的恩典。就他们可能做相反的事 (容许矛盾的自由意志) 来说,他们为此祷告, 绝非偶然或随意的。相反的, 对于阿奎那, 正如对于奥古斯丁, 自由意志只是做一个人想要且决定要做的事,这与不能做与此不同之事,可以兼容。那么,对于他,预定论与自由意志, 也可以兼容。并非所有罗马天主教的神学家,都遵守阿奎那的这个预定论教基督教神学思想史义。在阿奎那之后,他们之间,对于这个问题爆发过一次争议,并且耶稣会 (在 !"世纪宗教改革时期创建的一个神甫团体) 会士, 通常都绝神恩独作说,而宠幸神人合作说。许多罗马天主教神学家同新教基督徒一样,宁愿把这些自由意志和神的至高主权问题, 留在奥秘的领域里。但是阿奎那的立场很清楚,他不偏不倚地追随奥古斯丁,采取神恩独作说。神的意志绝对不是出自人类或其他受造媒介的影响力。受造的媒介,诸如决定祷告, 然后向神祈求什么,这些行动就是神永恒旨意与作为产生的间接结果:那么,根据阿奎那的看法,神的照管统治一切,万事并非按照自然的需要发生,并且我们要容许人类具有自由意志。然而,即使人类自由意志的堕落也是属于神照管的范围,因为神在凡事里面运行。他做事的方式,并不像世上之物,在它自己所处的环境中行动,想要产生改变。他所做的是,使我们所知道或能够了解的变动之万物发生既有了这个知识背景,有些新教基督徒控告阿奎那为半帕拉纠主义者就显得有点可笑了!这只是很肤浅的表面现象,因为他非常强调,习惯性的恩典,在一个含有爱的行动过程中,更新变化一个人的生命。虽然如此,在这表层之下,阿奎那的思考包括, 神决定一切,预先命定并使这些爱的行为发生出来。新教基督徒控告,阿奎那的救恩论没有集中在适当的问题上,也是称义与成圣的区别。但阿奎那拒绝把它们一分为二。一个人只能照着他的里面成圣、变成敬虔的程度,蒙神称义,也就是与神的关系正确在世纪的宗教改革时期,所有的新教改革家坚持,在称义(神宣告一个人为义) 与成圣 (神使人产生内在公义的更新工作) 之间应该具有清楚的区别。然而,在一个神恩独作说的架构里, 它们是否有所区别,并没有什么意义。在最后,这两者肯定都不是人类偶然的努力和决定。按照逻辑来说,在这一种架构里,神使人与他具有正确关系的称义,乃是神在永恒里预先命定发生的。只有在神人合作说的救恩论中,一个人是否清楚地区别称义和成圣,真的具有意义。阿奎那: 天主教神学的典范义,而在路德的时代大多数罗马天主教徒已经拥护神人合作说,只有在口头上把奥古斯丁和阿奎那尊为伟大的神学英雄。路德所反叛的,其实就是他那个时代的罗马天主教神人合作说的思想。我们现在要把焦点移向阿奎那之后的天主教神学历史。尽管阿奎那在去世后,仍支配西方教会的思想达数百年之久,有些后来的中世纪天主教神学家,却逸出他的神学与哲学基本架构, 有助于宗教改革基础的建立。在阿奎那和路德之间的过渡年代,有三位神学家类拔萃,具有特别重要的地位,他们就是:奥卡姆威克里夫 与伊拉斯谟 。他们都身怀绝技,对中世纪经院哲学的假设发出挑战,同时又站在它的肩膀上,为 16世纪的新教和天教改革铺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