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祷记——灵修社区
新闻详情

关于慈温利

40
发表时间:2021-10-09 16:45

慈 温 利                    

生平年表:

1484年1月1日出生

1502—1506 再入巴塞尔大学学习

1506获文学硕士学位

1513—1515 作随军牧师

1517 成为大名鼎鼎的传道人

1518年12月作苏黎世大教堂主任牧师

1519 在苏黎世建立议会反对赎罪券

1523年10月公布了他的六十七条(67篇短文)

1522与一位寡妇同居

1524结婚

1524年4月苏黎世的改革即将大功告成

1529年6月新旧教之争慈温利与苏黎世派获胜

1531年10月卡佛尔战役中死亡

生平简介

一八四八年一月一日,慈运理生于海拔三千五百尺高、瑞士的托根堡谷的怀候斯的一个富裕农民家庭。父亲在村里担任村长,叔父中有作乡间神父的,也有任修道院院长的。五岁时,父亲把慈运理送交由在高能湖的威神教区的作主任神父的叔叔巴多罗买照顾,因而受好学叔叔的影响。十至十二岁时,在父亲和叔父的安排下,慈运理曾先后在巴塞尔大学和班恩的拉丁文学校接受教育。当十四岁那年,慈运理已住在道明会修道院,只因亲友极力反对,所以没有成为道明会修士。一五零零年慈运理被送入读维也纳大学。一五零二年转往巴塞尔大学,两年后获文学士学位,再两年获文学硕士学位。期间,深受十五世纪意大利人文主义者彼高米兰杜拉和老师威腾巴哈的影响,慈运理定意装备自己成神职人员。他努力研修拉丁文和希腊文以研修教父著作,在神学方面受奥古斯丁影响,渐渐成为当代的一位热心的人文主义者,对批评当时社会和教会腐败情况不遗余力。慈运理也精通小提琴。

1502—1506年慈温利再入巴塞尔大学继续学业,并于1506年获文学硕士学位,同年,慈温利接受圣职,在格拉鲁斯开始了他的侍奉。这时的慈温利是一位聪明年轻的人文主义者,尤其喜爱伊拉斯谟的作品。从巴塞尔大学他的导师那里,慈温利认识到赎罪券的错误,也认识到了信的重要意义,对圣经的研究发生了极大的兴趣。

       1513年至1515年他以随军牧师的资格到意大利和罗马,在雇佣兵当中工作。在罗马他亲眼目睹了罗马教廷的腐朽和贪栾,在意大利的几次战役中,他看到他的同胞弟兄在替教皇尤流二世的争战中,有八千瑞士兵惨遭屠杀的情形,高涨的爱国心使他公开出面强烈谴责这种等于奴隶买卖的雇佣兵制度。1521年苏黎世政府下令禁止市民出国当雇佣兵。

      1516年至1518年,他在爱因西德伦作教牧,在此期间慈温利用功研究伊拉斯谟版的希腊文新约圣经,并手抄了一部保罗的书信。在宣道方面,慈温利也有极好的声誉,是大名鼎鼎的传道人。

       1518年12月慈温利做了瑞士联邦最重要的城市苏黎世大教堂的主任牧师。在开始工作之前,慈温利决心“从本源宣扬基督”,推行宗教改革。第二年的夏天,严重的鼠疫袭击了苏黎世,他也染上了疫症,几乎丧命,在疾痛中,他有了更深刻的宗教经验。从1519年直到他死的时候,他一直是瑞士宗教改革的领导者。

       1519年,慈温利在苏黎世建立市议会,,反对赎罪券,反对强捐十一税,反对教阶制度,拒绝向圣徒及圣母玛利亚祷告,倡导宗教改革。不久他接触到马丁路德的著作,尽管在圣事上他不赞同马丁路德的观点,但马丁路德的神学思想对他还是很有影响。

       1523年10月在苏黎世辩论中,慈温利公布了他的六十七条,他主张:1、圣经是信仰的基础。2、基督是教会的权威;3、反对教皇拥有特权,否认教皇的权威;4、教会的本质是属神的信徒组成的,强调教会的实质意义。5、人是因信得救,否认赎罪券的功效,基督是神人中间唯一的中保,神父无权赦罪;6、神父可以结婚,修女应该还俗;7、在圣餐的问题上,既反对天主教的变体论,也不同意马丁路德的同体论。慈温利提出纪念说;8、同时反对外表的仪文,主张废除天主教礼仪中繁琐的仪式;9、反对炼狱说,反对敬拜圣象和朝拜圣地;10、主张教会的牧师由信徒选举产生。慈温利的67条虽然遭到康士坦斯主教代表的反对,但得到大多数教士的支持。辩论的结果慈温利胜利。他被任命为苏黎世宗教顾问。苏黎世辩论的胜利为瑞士进行宗教改革奠定了基础也指出了道路。

       1522年,慈温利开始与一位寡妇同居,在多次请求主教准许正式结婚不许的情况下,慈温利于1524年与该女子结婚。之后,许多神父和修女也纷纷仿效结婚。慈温利有时虽受修道士们的责难攻击,但许多神父都接受了他的领导。

    1524年4月,苏黎世形式方面的改革即大功告成:修道院的产业被没收,教堂内的神像、圣徒雕像均被移出,弥撒祭被废弃,以方言代替拉丁语的崇拜,讲道居于崇拜

的中心地位,过去的崇拜仪式被取消。

       慈温利的改教主张及举措遭到了罗马天主教旧教势力的反对,施维茨、乌里、卢塞恩、翁特瓦尔登、楚格这五个州结成联盟形成一个强有力的罗马派。为对抗这个联盟势力,在慈温利的建议下改革派之间也组成一个新教联盟——“基督教城市联盟”。双方的矛盾日渐加剧,战争已不可避免。1529年6月新教与旧教两派开始第一次的战争慈温利和苏黎世派胜利。但反对派的威胁并未消除,为了防患于未然也为了得到更多能力的支持,慈温利准备联合德国的路德派,共同组织一个国际新教同盟,为此,慈温利于1529年10月到马格堡与马丁路德和梅兰西顿会谈,可惜在圣餐礼的认识上未能达成共识,联盟没有成功。

       在接下来的1513年10月与天主教各州作战的卡佛尔战役中,苏黎世人被击败,慈温利本人也在战斗中阵亡,他的尸体被敌人肢解后焚毁。在随后缔结的合约中,苏黎世不得不放弃“基督教城市联盟”

慈温利的著作

慈温利在基督教史上的地位从来没有得到过清晰的评价。一位现代的神学史家宣称说,慈温利对神学史的贡献,“一篇简单的报告就足以说明了”,人们忽略慈温利有很多种原因。慈温利有关宗教改革的文章都是匆忙完成的,都不超过十天。他活着的时候被伟大的路德的阴影笼罩着,在他之后又有影响更大的加尔文,因此,他被一个学者冠之以宗教改革“第三人”的称号。他从来没有写过能与《基督教要义》相媲美的东西,他的大部分讲道都是即兴完成的;只有少数后来被修改并出版。

《论上帝的道清楚明确》 《六十七条》《论真假宗教》等

在《论上帝的道清楚明确》里清楚的说过:不要与上帝的道过不去,因它实在坚定长存,正如莱茵河顺流而下。人或者可以稍微拦阻一刻,但确不能制止它。像伊拉斯谟一样,慈运理认为教父胜过经院派的神学家,奥古斯丁胜过亚奎那。他也公开表示无需教宗或议会代言,因为上帝的道如明光照耀。他说,教父仍然不过是教父。看哪,在这里你有圣经作夫子、作主、作指引,并非教父,也非某些人所误以为的教会。对于慈运理圣经固然是上帝的道,但上帝的道却比圣经大,因为上帝的道曾创造天地万物,又使马利亚成孕。上帝永活的道固然是耶稣基督,也是关乎他的福音宣讲。那感动先知和使徒宣讲和书写的圣灵,会临到使人确认所听到的圣经是上帝的道,不必教宗、议会或教父作中保,因为圣经自我证明。无论如何,圣经始终是教会一切教义和实践的准绳。(当我比较年轻的时候,我给自己太多人类的教诲,像我同时代的人一样。大约七八年前我开始全身心的阅读圣经,那时我总是受到哲学和神学的阻碍。但是最终我能听凭上帝的道与圣灵的引导,我看到需要将这些东西置于一边而直接从他的道学习上帝的教义。然后我开始向上帝寻求亮光,圣经在我面前也变得更加清晰起来。)

《六十七条》可以说是第一个改革宗的信条。第十五条说:那相信福音的,就必得救;第十七条指出,唯独基督是永恒和最大的祭司;第十八条宣称,弥撒不是献祭,而是纪念基督在十字架上所作出的牺牲,是基督所成就的救赎的一个记号;第四十九条说:禁止神父结婚是最大最严重的罪;第五十七条指出,圣经对今生之后有炼狱的说法一无所知。

《论真假宗教》则最能说明慈运理的神学立场。这作品不但是他的信仰宣言,写在书前面的致法兰西国王法兰西斯一世的一封信,也证明他是向法兰西斯一世要求支持他的改革运动的呼声。在书中慈运理自比先知,将自己建基于坚固的圣经和历史的宗教,与出于人的设计发明的流行宗教作对比。对于慈运理来说,唯独上帝是万物的起源,也不停在人世间所有作为。受伊拉斯谟批教会和基督教信仰受形式主义泛滥的影响,慈运理强调创造主与受造物有天壤之别,一切外表形式都有误导人将上帝偶像化之嫌,足以令人落入偶像敬拜中而远离上帝。而偶像有其魔力,故偶像敬拜乃人类最大的罪。人当遵守和荣耀上帝的旨意,就是清清楚楚在圣经里记载的诫命。他高举圣经,主张无论任何律法,无非是上帝旨意的清楚说明,所以都是福音,是上帝启示。但无论是上帝的应许或要求,信徒都当顺服遵行,借此以显明自己确实是被拣选的。因为上帝全能全知,他管制护理宇宙大地,也预定世人得救。这预定或拣选是上帝在基督里作成的,使罪人可以因而获救。慈运理不赞成说因为上帝的预定或拣选基于他预知人的未来,也驳斥任何以得救与否全赖人的信心和爱心的主张。人蒙拣选以致得救固然出于上帝恩典和怜悯,也是基于他的公义和旨意;但一切都与上帝主权和奥秘有关。不过藉善行和信心,我们也可以察觉到自己是蒙拣选的人;但却不能借此肯定他人,因为只有上帝监察人心,我们却只能凭外貌认人,难免出错。最后慈温利反对仪式上的虔诚,因为他认为仪式上的虔诚代替了真正的宗教,他将真正的宗教定义为:“服从上帝,毫不动摇的相信他是唯一的善,相信只有他有能力有知识将我们从麻烦中解救出来,并除去一切恶或使他们变为他自己的荣耀以及有益其子民的事情,使他们像子女依靠父亲一样依靠他——这就是虔诚,这就是宗教。出于这个原因,慈温利认为不应该给上帝启示的道添加上任何东西,也不能从上帝的道中拿掉任何东西。

慈温利对圣餐观的主张是纪念说,认为“饼“象征或代表了基督的身体,因为他要求基督徒记住十字架事件。慈温利在多处都找到了支持这一解释的比喻,例如:耶稣说我是葡萄树,当耶稣这么说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把耶稣想成字面意义就是一棵树。当保罗宣布基督是磐石,他也不是说救主是石头造的,他的意思是磐石代表了基督。

1525年瑞士新教各州与天主教各州的冷战突然升温了。慈温利作为苏黎世的随军牧师奔赴战场,他全副武装,挥舞着一把双刃剑。1531年10月11日,黑暗降临在卡佩尔修道院外面的旷野上,慈温利在战场上受伤并遇难了

   在所有改教家中慈温利是最被误解的一个人。如果他不是想借助政治活动来捍卫福音,他47岁就英年早逝的悲剧或许可以避免。曾经他有时谩骂反对者的时候十分残酷,他说上帝会像惩罚伪善者那样的惩罚你们,将他们碎尸万段。当他遭遇如此的时候他的反对者就欢呼雀跃认为这就是上帝反对异端的证明。当时的路德对慈温利的死也没有丝毫的同情。但我们不得不说一句慈温利信仰核心的话——勇敢为主。

  据说今天去苏黎世参观的人会看到一座慈温利的雕像立在利马特河边的水教堂,距离1519年他第一次担任大敏斯特教堂讲道职务的地方非常近。慈温利站立着,一手拿着圣经,一手拿着剑。这个姿势戏剧性的象征了慈温利事业的张力,这张力最终导致他戏剧性的死亡,也象征了他想要使生活的各个领域,包括教会与国家、神学与伦理、行政官员与牧师、个人与集体,都符合上帝的旨意。那时和现在一样的确需要勇敢为主。


分享到: